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Sebastian Roché生贺💙
*cp向可能是Balx我(雾



“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一个人——不,一个天使,他有一对翅膀。

“我记得他有蓝色的眼睛,金色的短发,穿着黑色的外套……但你知道这只是表象。天使……谁见过他们的真实面目呢?

“我知道他爱着一个人——我的意思是,一个天使。那个天使的眼睛比他还要蓝,总是穿一件风衣,打起架来很厉害。他们认识了多久呢?几千年还是几万年,或者更久?

“他们两个很不一样。他经常笑,尽管没有几次是真心的,而那个天使是个冰块脸。他喜欢电影,还有酒,而那个天使对这些一窍不通。他对那个天使温柔极了,而那个天使对他毫无耐心。他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称呼那个天使,而那个天使仍然只习惯叫他的全名。”

“那个天使爱上的是个人类——一个总在拯救世界的路上的猎人。那个天使痴情,还一根筋,跟着猎人跑去拯救世界,把自己搞得不像自己也不在乎。

“他不在乎,可我的天使——我是说,我梦见的天使在乎。他说好吧,那么你去拯救世界,我来拯救你。

“但最后他没能成功。这不能怪他,他已经给了他一切,放弃了稳妥自保的机会去赌一个拯救他的可能。

“他没能成功。因为那个天使杀了他。”


“接着我惊醒了。凌晨三点,睁大眼睛瞪着天花板发愣。这是我又一个奇妙的梦——你知道我总是做这些怪梦。我记起最后一刻,他的荣光像焰火般绽放;那是炙热而耀眼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我的梦境与随之而来的整个夜晚。

“这时我试图重新入睡,尽管我并不困倦。我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回忆着梦里发生过的事。

“我想到他笑起来的样子,多数时候显得得意又狡黠,少数时候温柔过我曾读过的所有情诗。我想到他说话时的语调和声音,时而浪漫时而又咄咄逼人。我想到他沙金色的发丝,藏在衣领下的项链吊坠,还有曲起的手指。

“我想到这一切,无缘无故地感到一种比睡眠更深的安稳。巧克力与蜜糖悄悄爬上我的床沿,潜入我的头脑和心脏,窃窃低语着一些有魔力的字眼。于是某些阔别已久的情感蔓延开来,让我只要想一想他,就得露出微笑。

“有些什么发生了,我知道的。

“我几乎要睡着了——就差那么一点点。那太幸福了,像是环抱着你的手臂,和你枕边均匀的呼吸。”

“可是我想到他的死。天啊,我想到他的死。

“这像是一道电流在顷刻间击中了我。我开始恐慌,我开始不知所措,像一只困在迷宫里跌跌撞撞寻找出路的老鼠。

“我想要尖叫——事实上我真的那么做了,只是没有发出声音。不、不、不!我尖叫着。我必须去否认,去全盘地推翻那些我一清二楚的东西,借此给自己偷来一些喘息的时间。

“我把自己整个缩进被子里去抵御寒冷。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我像是个来迟一步的观众,气喘吁吁地冲进剧院,却只看见谢幕的灯光中幕布缓缓合上。我失去了他,早在我拥有他之前。”

“我终于平静下来——或许是过于平静了。这些激烈的情感起伏让我感到疲倦。我轻声呼唤他的名字,我伸出手。相信我,我知道这很荒诞,我知道我和他之间有几个世界的路要走;可我还是想要触碰他,隔着生死去触碰一个并不存在的灵魂。

“你能想象吗?我真的能感受到他。我感受到孤注一掷的爱情,放荡不羁的桀骜,我感受到伪装、渴望与失落,我感受到那些作为天使的骄傲。

“我在我呼吸的空气里感觉到他,我在让人安心的黑暗里感觉到他。他以一种最温和的方式包围着我,对我而言他像是无处不在。

“但我还是这样想念他,绝望并且近乎失控地想念他,仿佛末日来临前一次脱力的号啕。

“我真的很想他。”


“——是的。这就是我的一整个晚上。

“现在太阳出来了,我该放下他了,对吗?

“我试过了……我尝试了很多次。可只要闭上眼我就能看见他——就在那里,就在我面前,就在咫尺之间。那双眼睛里有我渴求的一切。

“上帝啊,我想要他。我想要他在我身边。

“我想要拥抱他。

“就这一次,直到永远。”







————后记:一些胡言乱语————

*BGM: O - Coldplay



『Still I always
   Look up to the sky
   Pray before the dawn.』


这是我喜欢Balthazar的第304天,一切如常。


在很久之前,大概四五月份的时候,就产生了这个念头,要在Seb生日这天写完一封给Balthazar的情书。

原本在我的设想中,这会是一篇几千字的汇总了我所能想到的关于他的一切的长文章,但最终我选择让它以一种更随心所欲的方式呈现出来。其实更准确地说,前面那篇是个引子,这才是正文。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有这类的念头。之前的很多本命都让我这么计划过,但没有一次真的完成了。

原因很简单,在生日到来之前,我早已经不知道爬去哪个墙头了。

我一向是个爬墙怪,墙头涉及二次国娱欧美音乐数也数不清,平均爬墙周期为二十天。一向不敢自称文手,原因是写文龟速二十天根本不够产出什么粮,挖的坑一个不落全部鸽掉。

所以当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的时候,我看着还有三个多月,基本不相信我到那时候还能乖乖在这个坑待着。

然而结果是,现在我在这里,正慢悠悠地写着它。


这件事非常奇妙,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如果时间倒退一年,回到我还说着坚决不入SPN的时候,告诉那个我“接下来你会遇到一个人,他让你像发疯一样痴迷了十个月出也出不去”,我一定觉得这是胡言乱语,小行星要撞地球都比这来得可信。

从去年十月到现在,整整十个月就这么在我对他的迷恋中过去了。

中间我尝试过爬墙,尝试了很多次。可是从前自然而然的爬墙过程现在却仿佛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满怀的爱意一次又一次把我带回这里。

他让我感到归属一般的安宁。

我无法解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是他?为什么那么多戏份更多的角色,热度更高的cp都不能留住我,他却是唯一一个例外?

我完全不知道。

它就这么发生了,我也只好跌跌撞撞地被情感牵着走。


我对他的感情显然强烈而持久得史无前例。但这感情究竟是什么呢?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思考这个。

最开始只是普通的喜欢。他不像Castiel那样对我胃口让我一见钟情,也没有哪里特别。

可他让我忘不掉。伴随着对Balstiel与日俱增的热爱,我对他的感情也开始发酵。我开始越来越多地回想起他,没完没了地碎碎念叨。因为磨的皮是卡,我习惯于从卡的视角去思念他;那些追悔和自责的痛苦自然而然地涌上来,使我越来越经常因他而哭泣。

我逐渐开始感到奇怪。对于他的感情很多时候都过于疯狂了,像是我的心脏正打算跳出胸腔。这并不罕见,我向来情绪起伏巨大,刚喜欢上卡以及其余不少本命的时候也是一样。但Balthazar又与他们不同。对于他,向往和渴望占了惊人的比重;我前所未有地想要他,每一种意义上地。

最难以理解的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原因。我的本命表上排在最前面的那些人,我可以一个一个理智地分析出我这样喜欢他们的原因,他们是如何触动了我,我是如何敬佩甚至信仰他们。然而对于Balthazar,我却无能为力。他只是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使我为他着迷,惊叹失语。就像我曾说过的一样,我对其他人的喜欢如同经典函数,他却是量子物理,捉摸不定。

我一次次地觉得我对他的喜欢已经到了顶点,没法再多了,接着却绝望地发现它仍在增长。


我曾经陷入过一次爱情,那是在现实中,对一个真实的人。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怎样的感觉。

而我一步步发现我对于他的感情,轨迹如出一辙。

我并不很接受这个结论,我从不相信一个人能够爱上另一个世界里的人,这听起来荒诞得像是来自什么童话故事,浪漫主义十足,中二气息也十足。

可是当我为了他捧着海词词典啃完一篇五万词的生肉,当我为了他以三百字的时速在一个月里肝到两万五,当我为了他说走就走地跳上去往巴黎的火车,当我一次又一次在想到他时被无力的思念和疯狂的爱意拉扯着崩溃啜泣,当我在失眠的夜晚想象他在我身边从而安然入睡,当我想亲吻他,当我看着他,漏了几节心跳。

我忍不住要去这样猜测。


我仍然不知道我对Balthazar的感情应当如何定义。但我很爱他,非常爱他,这一点毋庸置疑。

并且我确信我无法在同时再给予任何人——无论是哪一个世界的——同等的爱。

这个故事其实十分简单,不过是一个爱做梦的孩子在一个夏末遇见了她的天使,自此坠入爱河。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到这里的人。


So fly on
Ride through
Maybe one day I could fly with you

Fly on

Fly on

Fly o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