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卡粉]关于伤痕.

*一个摸鱼。ooc预警。私设预警。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Ba)



Jesse身上有着数量与他年龄似乎并不相符的伤痕。

他没到三十岁,再加上天生的娃娃脸和孩子气,看起来就像个还没完全走出青春期的大男孩儿。

Cassidy确信自己从小就是个典型的问题少年,尤其是在成为吸血鬼之后。他从都柏林闹事闹到伦敦,再到法国,再到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但他仍然觉得就算自己没有吸血鬼专属的自愈力,他所有受伤后的疤痕都不会瞬间消失,在Jesse这个年纪,他也不会留下这么多伤。

毕竟,那种见过大风大浪拿伤痕当勋章的,都是些皱纹里刻着沧桑不苟言笑的准备迈入老年的中年人。

一个男孩儿不该是这样。

Cassidy是在第一次和他上床的时候发现这一点的。

他几乎是惊愕地看着Jesse过分宽大的衣服底下露出的各种淤青、血痕和瘢痂。它们中有的似乎已经有数年历史,却因为过于严重或是未被认真处置而始终没有消退;有的大约数月,正在恢复但仍显得触目惊心;有的看起来还很新,并且完全没有得到过任何处理的迹象——他怀疑Jesse甚至都不会有意识地擦去血迹,仿佛一用力又会轻易撕裂。

Cassidy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自己当然很习惯受伤,却极少这样看到别人的伤痕。他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担心稍不注意就弄疼了身下的人。

而Jesse却好像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热切地迎合他,像是并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

——又或者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个猜测让Cassidy一瞬间感到强烈的悲伤。

那时他没说什么。他在后来某一次和Jesse一块儿抽烟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地提起这个。

Jesse完全没有想到似的愣了一下,偏过头语气局促,又因为得到关心而几乎像是被点亮了一般。

“那些……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yo,别在意它们……”

Cassidy盯着他看,许久后叹息一声。

“还有谁看见过这些?”

“什么……”Jesse转过头看他马上又转回去,显得更加局促,“Mr. White见过……在床上……你知道的。不过我想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

Cassidy皱了皱眉头吸一口手中的烟:“他根本不在意这个,是吗?”

Jesse把烟扔在一旁狠狠踩灭,忿忿地开口。

“当然——那个老混蛋。这些只会让他更兴奋——该死的,我得说这里面有不少就是这么拜他所赐。”

Jesse转身走回屋里,Cassidy还是看着他,他感觉Jesse的耳根红透了。

Cassidy并没有去细想那些伤痕的来历。他知道Jesse曾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其中也许就包括了很多次的打斗,而他又太孱弱。

况且在他们相恋之后,这些伤痕都逐渐愈合变淡,也不再有新的伤痕出现。

直到很久以后,当Cassidy自己也处于Jesse曾说起过的被囚困的绝望境地时*,他才忽然地意识到,一些小打小闹留不下那样的伤痕。

——那是长久以来承受未加反抗的折磨和凌虐留下的痕迹,部分来自别人,其余来自他自己。

他感受着自己身上狰狞的伤口慢慢复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悲伤。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
*1:漫画剧情。
*2:私设。PreacherS1结尾Cassidy离开而Jesse留在安维尔。大爆炸无人幸存。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