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POI/EA】Belong.(《时年》part1)

*POI,以老师x安东尼
*在教养院时的故事。没有找到安东尼的年龄设定所以用了409保险箱的密码103074,即九岁年龄差。【我知道有点大...。
*原剧没有子体Anthony和Bruce的部分所以全靠脑补...。希望没太oocx
*新粉。文废。望见谅orz
【啊再废话一句...《时年》的计划大概是三个这样的EA短篇甜饼x但是不确定能不能写完...。如果完成了的话会整合起来的√】




————————————————————————————

    Anthony是先认识Elias的那一个。

    他那时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眼角长长的疤痕还没有愈合好。Anthony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跟在带路的警察后面,冷冰冰地打量周围朝他投来敌意目光的形形色色的年轻人。

    不过他的确觉得自己无可救药——或许是父亲魔鬼般的基因让他天生如此。尽管是出于他认为正当的目的,但是一个正常的孩子总不会在这个年纪就下手杀人,对象还是自己的父亲。

    Anthony在袖口里藏了一小截刀片。他相信这玩意在这种地方总会派得上用场。

    但他其实不喜欢刀,尤其是在那疯狂的一搏之后。他猜想往后——等他离开这鬼地方之后他会选择用热兵器。

    Anthony被领到自己的房间里。床位是下铺,上铺已经坐着一个比他大得多的青年,腿上摊着一本书,笑着抬起头看向他。

    “Hey boy,欢迎来到这里。我是Carl,Carl Elias。”

    Anthony戒备似的看着他几秒钟。

    “Anthony。”



    Anthony逐渐摸清了这个地方。

    他还是习惯于在袖口里藏着刀片;有时他会一时兴起地制造一些麻烦,然后远远地看着那帮总爱仗着年龄优势盛气凌人的大块头们乱作一团,轻蔑地笑。

    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做事不经过脑子的蠢蛋。但Carl与任何人都不同。Anthony从第一天就清楚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比起那些毫无意义的拉帮结派争抢摩擦,Carl显然更愿意多读一本书,再多读一本书。他友善,温和并且礼貌,但奇怪的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似乎对他有几分敬畏。

    这里绝不是所谓以德服人能够奏效的地方,所以一定——有些什么隐藏着的东西。

    Anthony从Carl的眼神里找到了他要找的。Carl偶尔会站在房间的窗边长久地凝望。每当这种时候Anthony总是极其安静;他看着Carl,他看见Carl的眼睛里压抑地燃烧着一种狂热,是该属于统治者的充满野心的狂热。

    Anthony隐约感觉到,只要Carl下定决心,他可以让任何地方成为他的领土,让任何人成为他的臣民。



    他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有意无意地跟从Carl,Carl Elias。

    Carl好像也并不介意他的跟从。他总是笑得很温和,处处包容并照顾着这个有些太过凌厉的少年。他们之间的对话不多。Anthony还不习惯Carl为他提供的朋友的概念,于是Carl主导了所有日常交流,又使它们都简明扼要。

    但这对于Anthony仍然是完全陌生的体验。自从他能够明白母亲身上流出的血和绝望的哭喊意味着什么之后,他就不再期望什么寄托或者依靠;然而Carl在改变这一切。

    Anthony觉得Carl应该是王,而他的王愿意让他在他身旁。

    所谓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就像是什么疯狂的毒品。



    然后Bruce出现了。

    “Bruce奇妙得让我想起弗洛伊德。”这是认识Bruce的第一天,Carl对他的形容。

    Bruce比Anthony大几岁,沉稳睿智,有一股书卷气。Bruce从不提起他是因为什么来到这里;他和Carl一样习惯远离纷争,但没有Carl那样的威信,Anthony也从没见他显露过欲望或者野心。应该说,他分明更像是个高等学院的模范学生,在这里则格格不入。

    Carl同他一见如故。他们时常结伴而行,谈论一本著作、一位思想家、或者一个逻辑谜题。他们有时针尖对麦芒,辩得不可开交,更多时候则彼此认同,感慨一阵后继续下一个话题或者相互道别。

    而Anthony只是不远也不近地跟随。他看起来一如往常,沉默并警觉——但他自己知道并非如此。

    他感觉到不安。

    Anthony始终不明白自己对于Carl有些什么意义——他当然不觉得自己重要得不可或缺,事实上,他并不确定自己的存在与否是否真的有什么不同。他一直习惯性地回避这个难以自己找出答案的问题,可是在Bruce出现之后,它就被明晃晃地摆在了他眼前。

    他想,他们大概不会介意自己适时地淡出一些。



    Anthony还是把自己搞伤了。这实在是一件难以避免的事——有太多人几乎是盼着他落单。

    Anthony并不太清楚他来之前Carl在这里做过的事,或是和其他人的关系;他只是隐约地知道Carl受很多人感激和敬重,同样地,也被很多人憎恨但忌惮。后者几乎都是些卑劣的懦夫,自知没有能力与Carl为敌,于是便拉帮结派,红着眼睛来找他的麻烦。

    他维持着冷静的神色,余光扫过四周,估量眼下的形势。

    这时候适当地示弱服软一定是最佳选择,然而他们说的话实在是惹恼了他。

    这样实力相差悬殊的欺压大概是让这帮家伙很有成就感,Anthony想,毕竟这里找不出一个比他年纪更小的孩子。

    他可不愿意让他们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达成目的。

    Anthony悄悄地把刀片在手中攥紧,几个月的平静完全没有削弱数年来几乎融进他血液里的警觉。他知道接下来他将处于完全的劣势,但他相信自己对武器的掌控能力——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截刀片;出其不意能为他赢得一点点空间,也许他可以抓住机会抄捷径藏进院子,凭借夜色的掩护和对地形的熟烂于心躲过他们并回到安全的地方。

    ——他的战争开始了。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拳脚的确是结结实实。Anthony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准确地朝面前的人脸上狠狠划了一刀。对方霎时懵住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男孩能有还击的能力,然而其他人很快又填补上来挡住他。Anthony努力地忽略他们的攻击,维持镇定用刀片从一个方向为自己开路。

    他成功逃了出去。尽管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痛和手指间刀片留下的深长的伤口让这一切显得有些惨烈,但他知道他胜利了。

    他能听见身后不远那些人骂骂咧咧追赶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一口气跑到围墙一处隐秘拐角里长满槲寄生的松树后面——这是圣诞节前的夜晚。



    然而下一秒,世界似乎瞬间安静了。没有人追过来。

    Anthony有些愣神。

    接着他看见Carl,朝他走来。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Carl的样子,有着完全不加掩饰的强大和威严。

    Anthony觉得自己的心跳乱了一拍;久违的让他近乎迷恋的安全感包裹着他。

    Carl沉默地注视Anthony几秒钟,然后打开他带着的医疗包,处理Anthony手上淌着血的伤口。

    Anthony也没有说话,只是本能地咬紧嘴唇,身体微微发抖,用一种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的倔强眼神看着Carl。

    Carl不紧不慢地包扎完伤口,抬起头,正好对上Anthony的目光。

    漆黑夜里微弱月光的映衬下,Anthony的眼睛亮得像天堂。

    Carl忽然把手温柔地抚上Anthony眼角已经愈合的凸起的疤痕;Anthony的呼吸随之一滞。

    然后Carl俯身吻了Anthony。

    Anthony惊慌地下意识后退躲避,却被Carl顺势按在墙上不容置疑地撬开嘴唇继续完成这个吻。

    Anthony感觉即使是在刚才的争斗中,他的心脏也没有跳得这么快。毫无理由地,他感觉到一种疯狂的冲动,让他配合眼前的人,加深他们的吻。

    直到Carl终于放开他,他看见冰冷和狂热在Carl的眼睛里迷人地交织:

    “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You belong to me.”



    十二点。远处教堂的钟声敲响,头顶有细碎的雪花落下。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