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下午五点四十二。天空是落魄的黄色,云彩点缀,跟随几条灰秃的电线伸向远方。

没有刮风,树叶也就不飘动。乌鸦在荒地上鸣叫两声,兴致怏怏。我坐在宽敞的大马路边上,没有车来。那该死的太阳快落山了,汗水从我的鬓角沿着脖子往下掉。

我躺下来,躺到车道上边,四仰八叉。夏末的声音在我耳边乱作一团;沥青发烫,贴着我的手臂和大腿。

我用尽全力朝着天空大叫,胡乱喊些无意义的字眼,直到嗓音喑哑时眼角就淌下泪来。然后暴雨倾盆,从土黄色的天空砸下来,砸在我的哭泣和翻滚里。

谷仓阁楼的窗户没有关,我可以感觉到雨水哗啦啦地灌进去,浸透了堆在墙角的我写给他的所有信件。那些字迹慢慢模糊,深蓝的墨水透过粗糙的白色纸张一层一层渗下去,我伸出手抓住它们,它们便流满了我一身。

谷仓是一片汪洋,我的船们出海了;浩浩荡荡,从我旁边驶过去。

轰隆轰隆,我听见震响,在天上,在水底;从遥远的另一端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