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拥抱。
#无脑ooc小甜饼。
#是的我也不敢相信我写了小甜饼。



一场血腥而突如其来的战斗落下了帷幕。Castiel沉默地看着他周围,羽翼留下的焦黑灰烬在他同胞的尸体旁展开,像一对对巨大的墓碑。血沿着他手里的天使之刃向下滴落,无声地控诉着他的罪状。

他在心里记下了他们的名字——每一个天使,为他而战的和与他为敌的;后者显然比前者要多。天使无需被埋葬,他们留下的仅仅是容器而已,真身在死亡的一刻就已经融入了虚无里。但Castiel仍然希望他能做些什么——就像人类的葬礼那样,一个仪式,去纪念他的兄弟姐妹们。

直接或间接因他而死的兄弟姐妹们。

这是一种太过沉重的负担了:歉疚,还有责任。Castiel知道自己正在怀疑这一切的正确性,但是不行——他不能够动摇。


Castiel用余光去观察他的挚友。他感到忐忑和心虚。他向来信任Balthazar,这是他们千万年积攒下来的默契;然而现在他懊恼地发现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获得了Balthazar完全的支持。更糟的是,他发现这件事对于他竟然如此重要。

Balthazar看起来和他一样失神。他注视着身边的血泊,不知在想些什么。Castiel记起上一次天堂爆发战争时他的朋友选择以假死来逃避——他忽然间感到害怕了,他害怕这次他也将失去他,他害怕Balthazar会再次选择离开。

但这只持续了很短的几秒。很快Balthazar意识到Castiel在看他,他抬起头来眨着眼睛对Castiel笑了一下,这使他看起来又像是平常的那个Balthazar了。

“好啦,Cass,别那么垂头丧气的,我们赢了——又一次。”


Castiel犹豫地张了张嘴。于是Balthazar无奈地理好大衣笑着朝他走了过来。

“你和我,我们还是这么搭调,不是吗?”

是的。Castiel没出声地回答了。但现在他更想要问Balthazar一些东西。

“Balthazar,我在想……”Castiel说得吞吞吐吐。Balthazar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继续。

“我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像这样要求你为我而战。”Castiel深呼吸,一口气说完了他的忧虑,“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你有权利去过你想要的生活,而不是非得为了我……”他短促地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战场,“回到这个自相残杀的漩涡里来。”


Balthazar还是那样笑着看他。好一会儿之后他作出一副遗憾叹惋的样子来:“天啊Cass,你现在才明白过来可真是太迟了。”

Castiel越发不安了——事实上他沮丧得肩膀都快塌了下去,他几乎要开始在心里做一些他并不想做的准备了。

然而接下来Balthazar停下了他的玩笑。他又走近了一点,一只手搭上Castiel的肩,“看着我,Cass。”他的声音轻柔极了;Castiel抬起视线,一瞬间掉进他湛蓝的注视当中。

“我们已经在同一条船上了。这意味着我绝不会离开你,你明白吗?”他顿了顿,“如果你坚持这是唯一的出路,我会陪你走下去。”


Castiel简直像是被吓着了。他就这么盯着Balthazar的眼睛,直到Balthazar又笑了起来。

“过来点儿,Cass,再靠近一点。”他说。于是Castiel照做了。他们的距离变得过分的近,鼻尖差点儿抵在一起。

然后Balthazar张开双臂,把Castiel拥进了怀里。

——这是一个拥抱。Castiel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他完全没有料想到这个。他们有太久太久没有这么做过了:几百年?也许几千年?而现在Balthazar的手臂不容拒绝地环绕着他,让他被他最熟悉的气息包围。

“Cassie,亲爱的,”他听见Balthazar在他耳边说,“如果有时你不得不站在全世界的对面,那一定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

“而我会在你这一边。我总是会在你这一边。”


Castiel没有说话。他慢慢地把手臂圈上了Balthazar的后背。他们的胸膛紧贴着,Castiel能感觉到Balthazar的心跳——比他更快。

Castiel更加专注地去感受他。在这一刻他发觉这并不只是一个拥抱而已;Balthazar向他敞开着一切。

他触碰到他的情绪,和他同样的伤感与不安,却因为某一个信念而变得如此坚强。他触碰到他的荣光,在激烈的战斗过后虚弱且不稳定,但又如此热烈地向往着他。

他感受到他的疼痛——Castiel惊异于自己竟然到现在才发现Balthazar下腹部还在流血的伤口。Castiel有些手足无措;他总是忘记这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日子了,Balthazar并没有他那么强大,不应该再由他护着自己了。他的一只手下意识地攥紧了一些,想要用自己的荣光治愈它。

但Balthazar仿佛永远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用柔和的嘘声制止了Castiel。Balthazar的一只手温柔地摩挲着Castiel后脑的发梢,“It's alright, Cassie.”他安抚似地轻声呢喃,“我在这儿。”


Castiel忽然间哭了出来,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觉得安全——这些无尽的纷争和厮杀当中,只有Balthazar的怀抱让他觉得安全。纯粹的信任与包容环绕着他。他只在这个时候才放下了他的重担:他不再是人类或地球的拯救者,不再是天堂内战的领袖,甚至不再是一个战士、一名天使;他只是Castiel,仅此而已。

“Balthazar,”他哽咽着。他想要问他为什么愿意为他做这一切,他是否值得他做这一切——在现在,在自他们相识起的漫长岁月里 。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

他不需要问。

他需要做的只是抱紧他。

就好像连世界末日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