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错过。
#时隔多年我又回来了。
#我相信你们知道我在说哪封信(不知道的戳我主页有惊喜(…)






最终Castiel也没有打开那封信。



这并不能怪他,那时候路西法还在他脑子里作乱,瞥见信封上的署名就开始怪叫起来:

Castiel!Castiel!我们的小Cass!你犯过的错可不会忘记你!

Castiel把手掌藏回病号服的袖口里不安地磨蹭,信封一角被他捏得发潮。他不敢猜测他可能会看见什么,他不敢去细想。

但路西法不乐意了。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小纸条,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高声向Castiel朗读那些他遮遮掩掩不敢面对的想法。

不——不!!Castiel要腾出两只手去捂耳朵,于是信就飘落到地上,孤零零的,好像还眨着眼睛看着他。

啧。路西咂着嘴给骤然出现的观众席作讲解。抱歉,我们的好Cass怕极了!他知道他杀过一个最不应该杀的人,而现在他和他就隔了一层纸!

他又转过脸来对着Castiel,探头探脑要他同自己对视。

我赌三个晚上的睡前童话,他会恨你的!路西法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真诚。你看,他早猜到了要发生什么。

Castiel不反驳他——他没有一点儿道理去反驳他。你说的没错。他几乎都要生平第一次地对路西法说出这句话了! 这是我罪有应得。他在心里总结,试图给自己建立一点微不足道的准备。

然后他蹲下身想要捡起它,看到署名时却又呆呆地盯着发愣。

不可以。不可以是他。Castiel开始语无伦次。任何人都可以,但不能是他。

Castiel真的害怕了。他怕得几乎要扇动翅膀什么都不管就这样飞到地球另一端去。

因为不可以是他——不可以是Balthazar来恨他。

尽管他过去从没有意识到,但现在Castiel发现他习惯了一些东西,一些存在于他身边已有数万年因而变得格外理所当然的东西。

而此刻它们好像只差一步就要崩塌了。

他深呼吸,飞快地捡起了它,接着落荒而逃。



后来路西法不再聒噪了,那封信被Castiel死死压在了一堆厚厚的怪书底下。他每天漫无目的地从这里飞到那里,沾染一身花朵与蜂蜜的气息之后又回来。当他凑巧看到那堆怪书时他会心生胆怯地出神,偶尔竟然也冒出某些不切实际的希冀。Castiel小心翼翼地赶走那些念头,继续去做他原先正做着的事。

有一天我会打开它的。Castiel这么对自己说。

再后来Castiel又一次投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他像过去的任何一次那样毫无保留地献出自己的全部,于是他也再一次失去了它们。

直到他九死一生归来,他忽然意识到那封信也是其中之一。

这一天Castiel对着窗子发了很久的呆。他试图用分析或者推演去尝试理解这意味着什么。

最终他失败了。他感到疲倦,人类的身体催促他在夜晚进入睡眠。



Castiel没能知道他终于彻底地、永远地错过了他,一个从未有过也不会再有的永不恨他的人。

评论(1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