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磊落】给小猪的玻璃渣段子生贺qwq

*迟了一天的生贺哭唧唧qwq
*生贺发刀我真的不会被打嘛x
*即使迟了一天我也是很有诚意的!我我我写了手写版!手写渣为了不辣大家眼睛手写版就不打tag了_(:_」∠)_愿意看的就戳我看两眼吧qwq
*第一次写磊落,求不打!


他从没说过他爱看那人大眼睛里的海与星。

在树叶斑驳的阴影里和淡漠的月光下,他无力抑制的思慕就化成一种执着的眼神,落在那人身上。

漆黑的,那人看不到。

这时候的风里,像是带雾。



那人对他好,可他不想要。

那感觉像是他与另一人淋着雨,那人来了,带着两把伞,大方地递他一把,然后和另一人挤着一把。

伞不大,那人把伞朝另一人歪,还掸掸另一人头发上的水珠。

他慢慢地走在后面。

那人在转角的路灯下不放心地回头看他一眼,另一人也停下脚步,嘴角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却没说。

他们的神情他看得清晰,真诚地,带着关切。

他回给他们一个灿烂的笑,调皮地做一个"我没事"的口型。

然后他想起天很黑,他们看不见他。

于是扬起的嘴角慢动作般一点点放下。

他不太想撑伞了。



今夜月很圆,可他只看着了一眼,它就缩进乌云里不再出来。

黑暗从那月原先在的地方开始蔓延,像是多脚的爬虫,窸窸窣窣地侵蚀了一整片天空。

他隔着海与星的距离遥遥望着那人。

不知是自己在后退,还是那人。

深呼吸三次,周围有风呼呼吹起。

"今夜的月色真美。"

他不知道话一出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

他感觉周围所有的黑暗都在向他涌来,爬虫窸窸窣窣地啃咬着他的心。

"是啊。

"只可惜看不见。"

他在这一瞬间突然失去所有力气。

风沉默又沉重地打在满世界的黑暗上,像一场没有挣扎的死亡。

月色很美,可没人看得见。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