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前两天睡前看一篇萝卜文,被里面单箭头小渤的磊磊虐得半死不活。

于是我做了个梦,猝不及防,磊落刀子。

具体的完全记不清了,只是隐约有那么一个画面,没有灯光的黑夜里,磊开着车,罗坐在副驾驶上,砖头看着磊。

还隐约有那么一段对话:

"信我一次,就这一次。"
"……我不相信。"

醒来之后,每次想起这个梦境,就有种说不清的悲哀和低落,淡淡的一点点,抓不住。

想着,要把这种感觉写成一篇磊落。

扩充构思时遇到了分叉路。

刚开始的想法是让磊单箭头罗,后来觉得还是想以罗为主视角,于是在磊落双向单箭头和罗单箭头喜欢小渤的磊之间徘徊不定。。。

前者写出来大概就是小小一段完全无意义的对白,大概没有人能看出来我想表达什么,但的确前者更符合我的初衷。

后者在对白之中会有比较复杂的展开,更容易写得好,看到的人也比较能理解,总的来说,它更能成为一篇真正的文。

但后者应该说,只是我胡思乱想且双黄魂爆发的结果,和那时的梦相比,味道变了很多。

陷入纠结,不知道该选哪个。

最初的一丝触动,还是一篇更好的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