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大腐/WH】情人节的小甜饼(。・ω・。)ノ♡

如题。。。真的就只是一发小甜饼而已,毫无文笔可言[捂脸]但作为一个后妈!这是我写的第一篇纯糖啊!请给我掌声鼓励!虽然好像是迟到了点,但是。。。凌晨四点还在码字的小透明你们伤不起啊!!!
以及!我知道跳肉不道德。。。但是为了我所剩无几的节操考虑。。。我还是跳了_(:_」∠)_

*大概有点ooc?
*重度少女心orz
*肉……星子出没_(:_」∠)_
*祝萝卜&裘花情人节快乐XD
——————————————————————————————

    二月十四日的伦敦,天气没有任何春天即将到来的迹象,雪大得让人以为自己是在过圣诞节。

    Watson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加快脚步往221B赶去。又是一个晚归的日子,这非常危险。他还记得他第一次晚归时看到的场景,但是不——他一点都不想去回忆了。那还是他刚刚搬到221B的时候,他在早上出门的时候非常诚实地告知了Holmes他晚上有一场约会。在这样的事件重复发生几次之后,Watson确信自己搞清楚了这二者之间的关系,而此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诊所,所以晚归可以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一个难缠或是得急病的病人——当然,在他到家之后,Holmes只需一眼就可以看出事实是否真是如此,但在Watson在场时闹别扭与在Watson不在场时搞破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而今天,他想事情大概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吧。
   
    ……但心里似乎总有一股强烈的不安啊。


    当他推开他们房间的门的那一瞬间,他头一次感觉到视觉的存在是可恨的——他之前居然还觉得第一次看到的场景是惨烈的!他想这一次他算是真正领会到惨烈这个词语的真谛了。
   
    抑制住自己想要摔上门掉头就走的冲动,Watson深呼吸了一口,鼓起勇气走了进去,然后以更大的勇气环顾四周——他确信自己绝不能让可怜的房东太太看到这一幕,那样的话他们大概就真的不能留在这里了。

    “啊,我亲爱的室友,你总算是回来了。”
   
    从房间的某一个阴暗的角落传来了Holmes那……在Watson听来只能用欠扁来形容的声音。

    “哦,是的,我想还好我现在回来了,否则221B这个地方大概是要成为历史了。”Watson努力地压制着自己几乎要实体化的怒火,小心翼翼地绕过满地的危险物品,朝Holmes的方向走去。

    “你的约会进行得怎么样?”Holmes似乎对这房间的惨状毫不在意。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这次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天哪,Watson,你已经这么无可救药了么?今天是二月十四号,你该不会想让我相信正好是今天晚上来了一个发誓你不给他看病就要烧了你的诊所的疯子吧?”

    好吧,Watson扶额,他竟然还真的无力反驳。


    “但我认为你仍然需要解释一下我推开门之后看见的一切。”Watson走近Holmes缩在其上的不明物体,那大概是一把扶手椅?

    “一切正如你所见。”

    “那是现象,而我需要的是解释。”

    “如果我不打算解释呢?”Holmes转过头,挑衅地看着Watson。

    “哦?我不介意你这样试一试。”后者半倚在那大概是扶手椅的物体上,眯起眼睛,向前者露出一个可以杀人的微笑。

    Holmes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眼神一下子弱了下去。他犹豫了一秒,然后跳下那个……扶手椅,走向窗边。


    “二月十四日!你们所谓的情人节!怎么会有这样一个荒谬又令人厌恶的日子存在!”Holmes的语气几乎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而你们!甚至还年复一年乐此不疲地庆祝这个日子!看哪,Watson,甚至不需要出门,我只要站在这里就能感觉到,我们伟大而又神圣的伦敦城,已经被这种叫做爱情的愚蠢至极的东西攻占了!它的气息融合在空气里疯狂地扩散,所到之处,天才都沦为平常人,而那些平常人,全都变成了没有大脑的生物!甚至连我的思维也遭到了它的侵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几乎无法正常地思考!”

    Watson等了几秒钟,在确定Holmes是真的说完了之后,爆发出一阵猛烈的笑声。

    “你是说,你今天几乎把房子给拆了,就是因为这么一个……”他斟酌了一会儿用词,“荒谬且愚蠢至极的原因?因为情人节的浪漫氛围对你的大脑造成了严重的损伤?”

    “什么叫做荒谬且愚蠢至极的原因!我说过了,一切的感情,尤其是爱情,对我来说都是无用且可憎的!在我看来,所有这些情感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为人类带来不必要的悲剧。”

    “Holmes,”Watson收起笑容,“关于你对感情的观念,我实在是不能更清楚了。但是。我们都知道仅仅这一个原因可不足以让你表现得这么……像一个发狂了的犬科动物。”

    听到这个比喻的Holmes不出意料地跳了起来,转过身狠狠地瞪着Watson——然而Watson更加不出意料地用比前者凶狠十倍的眼神瞪了回去。

    这么持续了十几秒,最为不出意料地,Holmes挫败地低下了头。


    “好吧,我承认,”Holmes看着被自己摧残得惨不忍睹的地板,嘟囔道,“是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比如说?”

    “比如说它所带来的我可敬的室友Dr. Watson的必然性缺席……之类的……”Holmes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干脆盯着地板不说话了。

    “哦?”Watson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事实上这句话和他的猜想分毫不差。

    “好了,我的问题结束了,是不是该聊聊你了?”Holmes明显并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转过身背对着Watson,“你的约会对象怎么样?”

    “我们天才的Holmes今天居然没有推理出这么简单的问题的答案么?”

    “我说了!我的大脑遭到了侵略,它现在完全没有办法正常地思考!如果你能把这愚蠢的情人节氛围赶走的话,我相信这个问题不需要你费力回答!”Holmes闷闷地说。

    Watson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可我的看法却恰恰相反呢。”

    “恰恰相反?”

    “是的,恰恰相反。”Watson慢慢地绕到Holmes面前,“我认为,你并不憎恶这个愚蠢的节日——你只是需要那个和你一起度过这个节日的人。”

    “这太……”两个字才刚刚蹦出来,剩下的一整句话就被堵了回去——

    Watson一把揽住Holmes的脖子,Holmes惊异地抬起头看着他。

    “闭上眼睛。”

    分明是命令的句式,语气却温柔得吓人——这对于面前这个什么话都能说出犯罪组织头目的气势来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

    于是Holmes真的就什么都没想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吻带着只属于那个人的气息冲了进来,粗暴直接却又暗藏着一丝不苟的细致和温和,和他那么像。

    Holmes不得不承认,他的大脑第一次彻底短路了。
他从来都不明白吻是一种什么概念,也并没有兴趣去搞明白——但现在他完全明白了,这种东西美好得不像话。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Watson轻轻地松开他,然后凑在他耳边:

    “还真被你说中了,一个讨厌的病人,偏就挑中了这一天。等你的大脑能够重新正常运作的时候,欢迎检验。

    “不过我相信,现在你的大脑可没法恢复,对吗?”

    一个个词语带动的气流,裹挟着句末刻意上翘的尾音,如同鹅毛般扫过他的耳际,激起一阵颤栗。

    真是可恶,他的理性被情感彻底攻占了。

    “你真的不该把房间弄得这么乱的。”Watson故作无奈地在他耳边叹了口气。

    “好吧,至少这里还有个……扶手椅?大概吧。”

    他不由分说地把他推倒在其上。

    距离无限地拉近着。

    一定是这该死的情人节氛围作祟,他才会觉得那么期待,Holmes想着。

    只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再也分不出神来维持这个想法了。


    至于221B的一片狼藉到底是如何解决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总之,当第二天清晨房东太太送来早茶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这就是拥有一个Dr. Watson这样的好室友的好处啊!

    当然也有一些东西壮烈牺牲了,其中大概就包括那个扶手椅。

————————————————————————————
最后再bb一句x攻气满满的裘花帅得我不要不要的QAQ【等等你不是萝卜痴汉么╭(°A°`)╮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