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等待。
#Balthazar视角。
(为了我的短打collection计划重发一遍抱歉💦




我记得那是个大雪天,斯德哥尔摩冷得像要结冰。我站在奥斯塔大桥正中间,背靠着它巨大的钢桁架拱,数着从我面前经过的火车车厢。桥上的风格外蛮不讲理,呼啸着疾速从钢铁之间穿过,和火车同样地震耳欲聋;我稍微裹紧了一点儿被雪打湿的大衣,把手插在口袋里。

正午十二点,天色暗得像是傍晚。这是我对于北方唯一一处不喜欢的——他们的冬日太长,黑夜也太长。

我在等人。这很明显,否则谁也不会在这样的天气里在这儿站上一天,即使是并不怕冷的天使也不会。

我希望他会来——我当然希望,这样我们就能随便去个什么暖和些的地方坐坐;最好是某个巷子里小酒铺的壁炉边上,用四盎司的苹果酒和威士忌调成一杯温热的多迪。

今夜的基律纳有最迷人的极光。我会在他灌下两杯酒耳根微微泛红时状似不经意地告诉他,然后趁他仍疑惑着分析这话里的意思,带他降落在那里。

到那时整个北方天空里的星星都将属于我们。

但他没来。

天在下午就已黑透了;桥下缓缓驶过一队灯火通明的轮船,船上的人们放声欢唱。我怀想起早些时候,比这早得多的时候,人们在暗夜里点燃火把,互相依偎着听一个久远而飘渺的传说。

然后时间便隐没了它的声息。

我等待许久的午夜钟声终于敲响。我总结似地拍掉肩上的雪,捡起火车上女郎失手掉出窗外的玫瑰花,沿着桥面走向仍未睡去的城市。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