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SPN/Balstiel]Tiny Trap.(《投降者与必输的战役》番外篇

#某种意义上的上一篇PWP的后续。
#正文两天半番外两星期。甘霖娘啊。
#Destiel友情向注意。
#因为上次跟Johnny聊到正文里的感觉和她的《Cassie Cassie》里的一段设定很像,于是就干脆照着她的设定来了(x



那是很多很多年后的一天了。没有天启,没有米迦勒,没有路西法,没有再一次莫名其妙的拯救世界行动。

只有秋日暖洋洋的阳光照在Dean的院子里,猎人瘫在躺椅上喝着啤酒读色情杂志,天使盯着他又一次输给了Sam的棋局出神。一只蟋蟀跳上了石头桌子,和天使大眼瞪小眼。

Castiel就是在这时候毫无预兆地想起了过去。他想起曾经有一个人,在一个秋天拉着他听了一晚上他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蟋蟀叫。

他记得他说,Cassie,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他忽然间发觉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Cassie了——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Dean。”天使在许久的沉思之后严肃地开口呼唤他的猎人。

“嗯?”猎人懒得从杂志上移开眼睛。

“我爱你。”

猎人惊恐地抬起头,差点因为猛呛一口啤酒英年早逝。然后他听见天使慢悠悠地说完了后半句。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Cass,”猎人咳嗽着笑起来,“我以为你的‘人类技能’已经娴熟到足够你理解这句话了。毕竟你……事实上说过它。”

“那不一样,”天使皱起眉头,他的手指在桌子边缘轻轻敲着,想要吓跑这只小家伙,“你们是我的挚友,我的家人,我爱你们。但是……”

Castiel的声音很轻,充满了不确定。

“爱情,Dean,我想我是指爱情。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他会说我爱你,是这样吗?”

“呃……我猜没错。”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顿了顿,“如果一个人爱你,你应该和那个人发生关系吗?”

“Woa,woa,慢一点,”猎人这下放下了啤酒和他的色情杂志,“你的意思是……哦Cass,你这做的可就不太地道了。一夜情是一夜情,爱情是爱情;personally,我不会睡一个单恋我的姑娘,这有点儿残忍——但是嘿,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段。”

“残忍?”天使投去一个不解的眼神,“我不明白,Dean。我以为那只是欲望交换。我被唤起了欲望,并且不止是我;I was convinced that this was a win-win situation.”

“……但我确实感觉到了错误,还有悲伤,我想。我没有想到他会说他爱我,我完全没有想到。”

“等等,他?”

“天使没有性别,Dean。但我认为‘他’是正确的人称代词。”

“Errr…OK?所以你想要跟我讲讲吗?这个‘他’?”

天使深吸了一口气。

“你还记得Balthazar吗?”

猎人的眼睛从正常大小慢动作一般地瞪大到了他的极限。

“Balthazar。”他重复了一遍,“那个走私军火收购灵魂还把我和Sammy扔到异世界去走了一遭的混球天使。……好吧,考虑到他最后帮了我们也许也没那么混。”

“他是我的朋友。”天使的神情比他惯常的认真还要再认真许多,带得猎人都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

“我们几乎从时间之初就在一起。……你知道的,天使——并不怎么热衷于社交,也不真的需要朋友。他是唯一一个例外。”

“我和他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事;战争、分裂、任务,就像现在的我们这样,只不过那段时光要漫长得多。他总是护着我的那个,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不管我有多孤立无援……我总是可以依靠他。”Castiel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思绪沉潜进了记忆的最遥远处,语调像是叹息,“我想我亏欠了他很多。”

猎人坐直了身子,因为天使的话感到些许意外。“后来呢?他是怎么跑去跟人类做交易了?”他有意地收起了嘲讽的语气。

“我不知道。”天使因这个问题显得烦躁和困扰起来,“我从不觉得我完全了解他。”

他顿了顿,有一瞬间的走神。也许我本应该多了解一些的。

“总之,后面的事情你看到了。我妄想成为上帝,把他拉来当了我的下属。”Castiel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候上床了。”

猎人盯着天使。他的脑子不受控制地开始想象那样的场景,但是……

“不,我无法想象。”他做了个手势,又瘫回了躺椅。这个设想对于他简直不可思议。

“但事实就是那样的,Dean。尽管我自己也不能理解,但它确实发生了。”天使的表情极为诚恳。

“最开始这完全不可理喻。我在……我的想法和感受之间挣扎,我有一些怪异的罪恶感。可是后来它们好像都消失了,它成为了一种……常态。”Castiel停了下来,仿佛他同样感到不可思议,“是的,常态。是他点燃了导火索,最终却变成了我习惯性的索求。”

天使紧紧皱着眉头。他很不愿意回忆这一段过往,那时候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恐惧于一个几乎陌生的他自己。他想起他是怎样在床上支配和命令他的朋友,怎样要求他向自己屈从臣服;想起他的颤抖呜咽,以及他为自己口的时候抬头看向他的混合了情欲与悲伤的眼睛。他发现自己清楚地记得它们在当时是如何满足着他可怖的控制欲,刺激他的欲望和野心继续疯长。

然而猎人的声音把他从这片混沌当中拉了回来。

“……他说了我爱你?”Dean小心翼翼地开口,投去一个试探的眼神询问Castiel是否一切正常。

“是的。只有那一次,但他说了。……那不是玩笑,或者别的什么,是一句真正的我爱你。”

“该死的。”猎人哀嚎了一声,又灌下一口啤酒,“Cass,我来告诉你。在这个语境下它意味着你们不是简洁明了的上一次床——或者上几次床的关系了,明白?爱情,而且是单方面的爱情。噢Cass,相信我,这从最开始就是个错误。”

天使转过头看他,张了张嘴犹豫着没有说话。他看起来还是很迷茫,Dean想着,把手里的酒瓶转来转去。

“说真的,Cass,你今天完全吓到我了。Balthazar……我看得出来他关心你——我是说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关心你。尤其是他决定来和我们合作阻止你的时候——你后来知道了,对吧——我在想如果还有谁像我和Sammy这么在乎你的话,大概就是这个混蛋了。所以我觉得也许,只是也许,你应该想办法把你们的关系重新变得,呃,正常一点……?”

猎人探头去捕捉天使的目光,像是想从中找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但Castiel躲开了。

“太迟了,Dean,已经太迟了。”天使的声音轻得如同在喃喃自语。

猎人不罢休地继续盯着天使。他预感他将听到一个足够糟糕的结尾。

“他死了。”天使的头埋得很低很低,他艰难地深呼吸来缓和自己的语气,“我亲手杀了他。”

院子里一瞬间变得极其安静。Castiel只能听见Dean因为震惊倒抽了一口气。他紧咬着下唇,克制自己直接飞走的冲动——这个话题死死梗住了他的喉咙。

过了好一会儿猎人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在那个时候?因为你觉得他背叛了你?”

天使缓慢地点了点头。“我很后悔,Dean。I truly am.”

猎人不再说话,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啜着瓶口。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他在心里评价,甚至让他都要叹惋起来。

而Castiel只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那里;手肘支在桌上,交叉的十指托着下巴,思维迟缓地移动,完全忽视了时间的流逝,或是那只蟋蟀现在跳到了哪里。

他只是感到疲惫。这短暂又漫长的几年消磨着他的情感,使他自己的痛苦也趋于模糊,但那一天的每个细节却都还诡异地清晰可见。

Castiel无力地回溯着,不抱希望地试图找到一个起点——像是磁带上松脱的那一节,或者将沉的船上一个漏水的眼。

Dean则开始困倦了。傍晚浸着阳光的微风让气温和暖得恰到好处,他把杂志盖在了脸上,闭着眼睛半睡半醒。他看见他、Sammy、Cass,看见他们过去的冒险;但还有些什么——一双眼睛,一个身影,在他们之外,也在灯光之外。他准备凑近,好奇于那是谁,却在这时候被Castiel突然的话音打断。

“一个陷阱,”天使像刚刚发现了宇宙的秘密一般飞快地说着,只是语气里充满挫败,“那是一个陷阱。他没有说宾语。”

“什么?什么宾语?”猎人一头雾水,迷糊着把杂志挪开了一点。

“他说他想要我,然后问我我想要吗。前一句有宾语,后一句没有。”天使继续说得飞快,完全不在意仍然昏昏欲睡的猎人是否能听得懂,“所以我才会作出肯定的答复,所以之后的一切才会发生。”

猎人花了一点时间来理解他的话,而天使已然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他完全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每一步都是这样——才能让我主动跳进他的陷阱里。”Castiel近乎懊丧地抓了几把头发。Balthazar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他不得不承认,甚至超过他自己。

“可是为什么?我不明白。如果这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残忍的话。”

“——我需要改变一下我之前的用词。在这个背景下,这简直是饮鸩止渴。”Dean大概搞清楚Castiel那些没头没脑的话了,他随手把杂志扔到一边,挤着惺忪的眼睛,“至于原因……爱情,Cass,它毫无道理可言。”



猎人站起了身,从天使旁边经过,顺便揉了揉他乱七八糟的头发。

“行啦,Cass,别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要我说,你现在该往前看,也许找个妞——或者帅哥,whatever——谈个该死的恋爱。而我——我要去弄晚饭了,免得我们的Sammy girl摆一桌子青草上去。”

天使有点儿迟钝地抬起头看着猎人。“你说得没错,Dean。”

猎人挑了挑眉毛,准备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确实是个狡猾的混蛋。”

猎人的表情卡在了一半,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这不是重……”

“但我很想他。”

天使的蓝眼睛静悄悄地闪着光。他的视线越过漂浮着灰尘的空气,就像穿过千万年的日转星移。他忽然发觉那些对错与困惑在漫长的怀念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猎人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叹了口气,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

但最终他只是拍拍天使的肩膀,然后走进屋里去了。



—————————————————
是糖还是刀请各位自行判断。ooc和丑都是我的。我尽力了o<-<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