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展信悦。



你拯救世界的小任务进行得怎么样?既然你能看到这封信,你的冒险计划要么是被阻止了,要么是被幸运女神眷顾没让你爆炸——或者你炸完之后又被谁给拼回去了,毕竟这年头什么都可能发生。但是原谅我不太愿意想象这个画面,我可不是昆汀•塔伦蒂诺。

这个问题回答完了,后面的就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告诉过你一次,但我想你一点儿也没听进去——Dean又在你脑子里吵吵嚷嚷了,我知道的。你真的应该让他们学会自力更生。

现在天下一片太平了吗?没有,对吧?安宁只能是暂时的,战争才是必然和永恒。你得接受这个不幸的现实,不然你还会继续试图当救世主;也许你会再成功一次——或者两次、三次,但这条路注定通往万劫不复。

Cass,你该知道学会袖手旁观并不是一件坏事。

你和温家男孩们和好了吗?我知道你们会的。你们的情谊简直深厚得震天动地,字面意义上那种。Dean和你发展到哪一步了?哦得了Cass,别摆出你那副标志性的“I don't understand”脸。相信我,我明白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样。

你会想念我吗?
你会的。我知道你一定会的,不管怎样。
因为你是个傻瓜,Cass。



好啦,我要在这里郑重地向你道歉,考虑到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你……更想念我?也许吧。或者你也可以选择不看,我不介意。

我只是必须把它们说出来。

七千三百万年前,Cassie,在七千三百万年前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的一切就全部属于你了。如果你是太阳,我即是以你为轴日夜不停的行星;如果你是陆地,我即是永远向往却触不可及的潮汐。

简单地说,我爱上了你。

爱情是一次义无反顾的坠落。这和一个天使堕天的过程很像:失去所有平衡和依靠,折断翅膀,撕裂荣光。只不过它要漫长得多。如果你足够幸运,你爱的人会接住你,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天堂;如果你不那么幸运,就只有在无比的黑暗和刺骨的寒冷中继续坠落,恐惧却也渴求于坠底的剧痛和一声巨响。

很不幸地,我是后者。我坠落了七千三百万年,此刻仍在坠落,而我无从得知会是这声巨响还是我的死亡先到。

但你是幸运的。你爱的人并不完美,他自己也飞得笨拙,无法在暴风闪电袭来时保护你安然无恙,但至少他绝不会松手,不会放任你坠落。

——尽管你大概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总是很迟钝,Cassie,所以才会在那么漫长的时间里都不曾察觉我对你的感情。我不知道我应该为此感到遗憾还是庆幸。

我想过告诉你——在最初的一千万年里,我想过很多次:一句面对面的我爱你,一卷写满了以诺语情话的羊皮纸,一个漫天星光之下的亲吻……我总在等着下一次、下一次。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忽然间发现这毫无意义。你并不爱我,一千万年的时光足够让我确信;那么我又有什么资格用我的爱情去困扰你呢?这是我的越界,它的后果不该由你分担。

于是我只字未提,带着我的私心在你身边扎根,不怀希望地做一个朋友和守护者,继续我漫长的坠落。

——那或许是对于我的惩罚。

你问过我很多问题,很多个“为什么”。有的我回答了:为什么要偷武器?为什么从天堂逃走?因为那些无休止的纷争和自相残杀不是我想要的。有的我撒了谎:为什么在战争中不计后果地救你,自己遇到危机时却又把你推开?因为我们是朋友,是兄弟。

现在你看到真相了。

我想你下一个要问我的问题大概是为什么背叛你。

噢,Cassie。

相信我,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件事比背叛你更让我痛苦。但我必须这么做。我不能——我只是不能眼看着你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我不能失去你。

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不是个多么诚实的人,我说过数不胜数的谎话,几乎像本能一样自然。可是有一句话,我以生命担保,它和我对你的爱一样真实。

当整个宇宙在你眼前崩塌,我会为你挡住每一块碎片,用我最后的呼吸。

这是我唯一的誓言,它已经持续了七千三百万年,并且还将持续到我死的一刻,不论发生什么。



行啦,肉麻的部分过去了,Cassie小朋友可以睁开眼睛啦。

接下来该告别了。

我很抱歉离开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一直留在你身边,再过七千三百万年,直到时间的尽头。

不管我是以什么方式离开你的,请相信我,那绝不会是你的错。即将发生的一切都是基于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想看到你因此而自责。这是你的老毛病,Cass,你总喜欢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

你过于善良了,以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自己投向深渊。我很希望你改一改这个,但我知道你不会,因为你是Castiel。

或许这就是我从一开始爱上你的原因。身处泥沼的生命总是向往光明。

再见,Cassie。我希望我们能够再见,也许以另一种形式。

到那时你会发现,我的爱绝不会减少分毫。



你的,
Balthazar.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