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除了和Balthazar结婚以外无欲无求。佛了。

#重逢。



我看见他。

夕阳投在小巷里,留下长长的阴影;路旁的两层小楼夹着树叶泛黄的高大梧桐向远方延伸。他靠着红色的砖墙,手里翻着一本宝蓝色封皮的不知什么,浅灰色的围巾像寄生藤蔓缠裹他的呼吸,黑色大衣的下摆在深秋的风里叹息似地起伏。

拐角处的小店飘出羊角面包的香气,隐约有个沙哑的女声唱着“quand toutes les feuilles jaunes tomberont, et les amours reviendront”*。一切寂静得仿佛上个世纪的油画。

他察觉到我的到来,抬起头给我一个微笑。我感觉到那里面的温度,好像下一秒他就会站在我面前,和往常一样对我说“真高兴见到你”;但是还有别的,一些我无法解读的色彩,让我想要尖叫或者逃跑。

他注视着我几秒,我失控奔涌的血液把心脏抛起再掷下;然后他转身离开,走向天边被火烧过的夕阳。

我张了张嘴。他的脚步轻得像是又一个白日里的幻觉,他的背影像是孤独的鬼魅。

也许他确实是。

那太飘忽不定了:我的记忆、他的面孔、千万种可能与猜测;同时又若有若无:如同遥遥无期的思念和触不可及的渴望。我无法喊出悬在我舌尖的这个名字,它太重了,会把苍白的日光砸成玻璃碎片。

于是我看着他离开,一点一点熔化在夕阳里,不再回头。



(*“枯叶落下,爱情重生”)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