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SPN/Balstiel]尘埃落定(一个摸鱼。

#一个奇怪的脑。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摸鱼。
#至于过去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就只存在于我的脑子里啦。
#BGM: 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 万能青年旅店




Balthazar在第一缕阳光从窗口投进来的时候就醒来了。他总是睡得很浅,这或许是他的过去留给他的痕迹之一。他的爱人还缩在他的怀里,深色的短发乱糟糟的,抵着他的下巴和颈窝。

他没睡醒的样子像只黏人的大猫,Balthazar想。

他总算顺利度过了最初那段每天清早睁开眼睛都需要带着不安确认Castiel的存在以及这一存在的真实性的日子。Castiel就在这里,任谁也抢不走,并且再也不会突然地离去。

这种安心的感觉简直好得要命。他们的青年时代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冒险,现在他不需要,也决不允许再有任何动荡来搅乱他和Castiel宁静的新生活。


Balthazar小心地把Castiel的脑袋从他怀里挪到枕头上放好;Castiel的长睫毛不满地抖了几下,在发出一声咕哝之后仍然沉沉地睡着。他轻手轻脚地坐起来,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穿好。昨晚激烈的性爱让他的腰和腿都有些发疼,却也让这个早晨变得更加暧昧而甜蜜。

他们在太久太久以前就互相亲吻过了,然而真正的第一次到现在却不过是几个月的事。那是在他们来到这里——属于他们的家——的第一天,Balthazar把东西放下,转过头,而Castiel也正在看着他。他们同时望见了对方眼里燃烧的火焰。

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地拥吻,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从一个房间推攘到另一个房间,最后Castiel的后背抵在了墙上。Balthazar占据了主动,他把他的Cassie从额头吻到了锁骨。他从没吻得这么热烈过,Castiel的蓝眼睛里升腾起情欲。

那是最不适合发生一场性爱的时机,他们没有任何能用来润滑的东西,甚至没有一张床或者沙发;那又是最应当发生一场性爱的时机,他们疯狂的爱意使得一切都不再重要了。不知道是谁先把谁压在了地上,他们在解开皮带和衬衫纽扣的过程中上下变换了几个来回。最终Balthazar仰躺着,揽着Castiel趴在他身上;他亲吻并吮吸Castiel的手指,示意他去做扩张。

那毫不意外地是一次青涩且疼痛的性爱,但绝不糟糕。Balthazar迷恋所有他的Cassie给予他的,而Castiel的一部分深埋在他的身体里更是让他前所未有地兴奋。他含混地喊着Castiel的名字,喘息着和他一同达到高潮。他们维持着这个姿势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心跳透过紧贴着的胸膛在他们之间来回传递;Balthazar拨弄着Castiel汗湿的发尾,给他无数个奖励般的细碎的吻。

在那之后他们尝试了各种可能性。Balthazar觉得Cassie在床上呻吟着索求他的样子可口极了,但他还是更习惯于接受他的玛尼*所赐予的,并且来者不拒。而Castiel无法拒绝一个想要他的Balthy的撩拨,他很乐意把他的哈提*干得双眼迷蒙,并在他耳边说出更多撩人的话。


早餐往往是牛奶或者热巧克力配上各式各样的面包,和他们在欧洲的时候一样。Balthazar总是有办法用他跳跃的艺术细胞把一顿简单的早餐玩得花样翻新。Castiel偏爱甜腻的蜂蜜和果酱,Balthazar就一罐一罐地给他收集满了一柜子;它们来自五湖四海,甚至是Castiel在他满书房的收藏里都未曾读到过的偏僻地方。Balthazar说这是为了弥补他不能带着他走遍世界的遗憾。当他这么说的时候,Castiel越过桌子给了他一个蜂蜜味的亲吻。

这是春日里平常的一天,Balthazar打开窗户时看见窗口的枝条被玉兰花缀满了。他们刚搬来旧金山的时候还是初冬。他们疲惫又满怀希望地选定这里来卸下他们一身的风尘,那里面包含着地中海边的枪声和阿尔卑斯山下的诀别。Castiel坐在院子里的长秋千上,一张一张翻着过去的相片;他们永远失去了的那些人被定格在薄薄的纸片上,再被一阵突然的寒风吹得散落一地。Castiel呆呆地看着,没有去捡。

后来那些相片被他们装进一个漂亮的檀木盒子封好,埋在了光秃秃的玉兰树底下。

现在春天到了,这棵树开花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Balthazar重新回到他们的房间里。Castiel已经醒了一半,正拿他迷迷糊糊的蓝眼睛傻愣愣地朝着他看。阳光灌满了整个屋子。

“早上好。”Castiel说着,简单的四个音节*被他发得乱七八糟。

“Bonjour.”Balthazar走过去,在他的Cassie的前额印下一个轻柔的吻,顺便抖落一点儿玉兰花和羊角面包的气息。


上帝知道,他们可以用一次触碰在弹雨中筑起屏障,用一句情话从岁月里偷来永恒。

因为毋庸置疑,他们曾是彼此的起始,也必将是彼此的最终。






*1、*2:来自北欧神话的断章取义。玛尼是月神,哈提是追逐月亮的狼。
*3:“Guten Morgen”。故事中两人标准对话语言为德语。Cass是德国人,他们少年时期生活在德国。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