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SPN/Balstiel]CP脑癌晚期的刀和糖。(不是

#Balthazar x Insanity Castiel。强行ooc双箭头注意。
#Cass视角。原载于名朋No.121 Insanity Castiel。
#为了壮大我老公的tag选我的几篇戏扔上来x刷屏致歉x
#(其实是先写的糖再写的刀,糖是我和一个Bal的婚戏(羞涩脸)x但是写完刀突然发现可以跟糖连起来看…。




-刀-

“所谓的远方,又能承载多少卑微渴望。”



      我猜想我现在所感受到的强烈的情绪是人类词汇中的歉疚和自责。

      ——我明白我做错了太多事,多到我甚至不敢去细想;但我也明白这一切来源于一个好的初衷,至少这使它们没有错得太过离谱。

      只是有一件事,唯独那一件事。它似乎就是那样发生了,没有来由没有过程也没有结局,无意义而荒诞不经。

      我杀死了爱我的人。

      我在握紧短刃的一刻便清楚地知晓这一点;然而那时我的胸腔中仿佛空无一物,那之后也是同样,仿佛有些什么力量要我遗忘,要这个事实模糊不清。

      可是现在,当无数幻象在我面前反复,我仍然一眼就看见他,然后有窒息的感觉翻涌上来,淹没过我的肩膀直至头顶。我像是被抛进北冰洋的水中,寒冷蔓延,失去挣扎的能力而下沉。所有关于他的记忆立体起来,在我身边一层一层展开,锋利得能够轻易将我割伤。

      我看见我们度过的千百万年的岁月,看见他的弹指之间原始森林降下暴雨,荒芜的夜空铺满星光。我看见他在诺里尔斯克阴沉的暮色里凝视海岸线的眼睛,看见他在巴黎迷乱的灯火中朝我伸出的手。

      我看见他在看着我,我看见他对我笑。

      我分明看见他就在那里,不过几步的距离。

      Balthazar。

      我向前走,缓慢地,小心翼翼地。

      他在下一秒消失无踪,我的眼前是苍白的阳光。

      我总是能看到他,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我在哪里。

      他不同于任何其他的人,不同于那些我已经能够从容应对的或仇恨或漠然或失望厌弃的眼神;他只是扬起嘴角,静静地隔着几步看向我,却掀起谁也不能比拟的风暴。

      我与他对视,他的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孤寂的蓝灰色,一丝一缕渗进我的理智与情感,使我沉溺,将我吞没。

      思念和奢望在无可遏止地生长。我想要拥抱他,紧紧环着的手臂决不松开——可我不能,我触碰不到他,甚至连靠近些许都无法做到。

      Balthazar,Balthazar。我瑟缩在黑暗的角落一遍一遍默念他的名字,听那几个音节像叹息般一次次从我唇边滚落。我眨着通红的眼睛,看着他。

      我想要他,疯狂而绝望、不顾一切地。我愿意付出我还拥有着的全部,掏出我已经残缺不全的心,换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让我能倚靠着他,倾泻我此刻所有的啜泣和颤抖。

      我再一次思考人们对于爱的定义,思考那些我在过去从未注意过的细微的东西。

      我杀死了我爱的人。


      日日夜夜,我几近低微地反复渴求着奇迹——哪怕这漫长而痛苦,哪怕这要付出许多代价。

      见他一面,告诉他我后知后觉的隐秘的情感,回应他那些浸染悲哀的眼神,抓紧他伸出的手然后十指相扣。

      而这终于发生了。

      他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来到我身边。我屏住呼吸地靠近,而他就在那里,微笑地迎接我卸下所有高傲的一个拥抱。

      我们靠得那样近,我能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贴在我右边胸口的心跳。

      我说对不起,他说我爱你。我埋下头轻轻地跟一句我也是。

      都柏林凌晨的街头光影摇晃,柔和的风夹一点点冰晶化在我们脸上,我们安静地漫无目的地游荡;去依偎着看一场电影;去灯光昏黄的酒吧里听一首爵士乐……我握紧的手始终不敢放开,他的体温是我在寒夜中侥幸的眷恋。

      粘稠的黑暗里我们的呼吸交织,平凡得像这个蓝色星球上每一对相爱的人。

      当拂晓的亮光穿透沉沉的云,我们在街边交换一个长长的亲吻,自然得仿若早已排练过无数遍。

      ——这就是最后了,这就是结局了。我清醒却不知所措,心脏被不安攥紧。

      Balthazar。

      我让这几个音节在我舌尖缱绻很久很久,然后低低地,不舍地流出来。

      他笑了,手指抚过我发梢。

      Castiel。Castiel。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如同千百万年中的每一次,如同我杀死他时的最后一次。我看见他注视着我,而我没有勇气去解读他的悲伤。

      直到他的指尖停留在我前额,我才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

      我瞪大了眼睛。

      “忘记我。”

      他的语气几乎是不容置疑的。

      “别再伤害自己。”

      我感觉我在坠落,离他越来越远,直至重新被黑暗包裹。

      Balthazar。我想要——也许是最后一次地——喊出这个名字,却一点一点缓慢地失去声音。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我感觉到我失去了一个人。
      一个再也不会被谁提起的人。





-糖-

“另一种可能性”



      “醒来吧。”

      有很多人这么和我说。有人扶着我的肩膀,注视我的眼睛,诚挚地说;有人远远投来一个嘲讽的笑,不屑地说。我眨眨眼,他们的脸全是一团团黑影,在日光下旋转摇晃。

      我站起来,搅动静止的空气荡起涟漪;我径直越过他们,任凭重力带我下沉,穿越一层层光怪陆离回到让我安心的长梦里。

      这里永远晴空万里,冰雪覆盖了整片湖泊和原野。笔直的道路漫长没有尽头,路的两旁是不断向更远处蔓延的丛丛的树。

      我在路上朝前走。雪在我脚下发出咯吱的响声,回头看时却没留下一个脚印。我日夜不停地走,好像这是唯一正确的事。

      我要走到宇宙的终点,走到悠远历史的起源,走到千星交汇时间停转的十字路口。我要去找一个人。

      不停地有人从树丛里走出来,都是我熟识的面孔;他们加入我的旅程,与我谈笑。我带着困惑地端详他们,努力回想。

      这不是我要找的人。

      于是下一秒他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对这些过客们道谢,然后继续向前。

      我在找谁?我不知道。

      白昼有阳光照耀,夜晚有月光陪伴。

      当我走过第十次昼夜轮转,眼前飘起五光十色的泡沫。我伸手接住其中一个,它对我说:

      你要找的人曾用羽翼拥抱你,握紧你的手带你走出荆棘和火焰,在倾盆暴雨中赠予你满天星光。

      当我走过第一百次昼夜轮转,天空中飞来一只黑鸟。我拾起它掉落的羽毛,它对我说:

      你要找的人曾给了你他的一切;他深爱你,从初始到终末;他独自穿行亿万年的岁月,来你面前。

      当我走过第一千次昼夜轮转,世界颠倒。我周围的所有都放开声音尖叫,他们对我说:

      他在那里。他就在那里。

      我急切地四下张望,答案呼之欲出。

      “Cassie。”

      我听到一声似曾相识的呼唤。

      道路在我面前轰然崩塌,连带着那些一成不变的晴空和冰雪。我重新能够展开双翼,飞向一个我仿佛已经期盼很久的可能性。

      有一个人拥抱着我。我看不见他的面容,可是电光火石间这又好像比什么都更清晰。

      混乱的情绪如洪水袭来,而我定在原地被它吞没。压抑在黑暗角落发酵疯长的悲伤,还有此刻胸腔中剧烈跳动的狂喜。我睁大了眼睛,停格在流泪的边缘。

      一个名字本能般从我血液骨髓中迸出——或者是说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Balthazar。”

      “我在这儿。”

      ——雾霭散去,我终于看见我遗忘已久的清明。



——————————
大概就是这么两个ooc的玩意儿好的我逃了(遁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