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传教士x极品飞车】安维尔人民欢乐多•上


*传教士Preacher&极品飞车Need For Speed
*crossover大法好!!!
*CP向:TobeyxDino(NFS)
*致郁系刀子手向欢脱系甜饼手的转型之作。逻辑已死。文笔已死。

——————————

全安维尔的人都知道Tobey Marshall和Dino Brewster向来不合。

这让安维尔头号调解员兼牧师先生Jesse Custer十分苦恼。

今天他上Tobey家家访。

“只要他别再自称安维尔第一赛车手我就愿意跟他和解。因为我才是安维尔第一赛车手。”

明天他上Dino家家访。

“Bullshit。说过多少次了我才是安维尔第一赛车手。”

Jesse觉得赛车手真他妈的烦。

星期天Tobey和Dino都来教堂做礼拜,两个人一见面,气氛剑拔弩张。Jesse站在他们中间,担心他们在这儿就打起来。

“嘿,我说,来比一场吧。”Cassidy幽灵一样从Jesse背后窜出来,“一局定胜负,赢的人就是安维尔第一赛车手,省的你们再吵。”

“在安维尔的杂草地上?”Dino显得很不屑。

“没错。就在这个鸟不拉屎哪儿都荒得像乱坟岗的破地方,这样才看得出你们的水平——得小心不撞上仙人掌!”

“我可能需要提醒你一下,既然你这么不满,you are welcome to leave at any time。”Jesse的语气十分平静。

“不!除非和我的神父先生一起,否则我哪儿都不去——”Cassidy的两只手不安分地环上了Jesse的脖子。

Jesse精确地一拳砸在了身后的脑袋上,Cassidy收回手,抱怨地小声哀嚎。

Gay里gay气。Jesse心想。也许他该帮Cassidy找个女朋友了。

“……可以考虑。”Dino挑衅地瞥了Tobey一眼,“反正他一定赢不过我。”

Tobey交叉双臂抱在胸前看笑话似的看着他:“我不介意比一场。”

“再带我一个!”Cassidy嚷嚷起来。Jesse转头怀疑地盯着他。

“你永远猜不到一个一百多岁的吸血鬼还会些什么。”Cassidy凑到Jesse耳边小声说。

“可是你没有车。”Jesse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

“Well...我相信Tulip不会介意把她的车借给我一会儿的。”

“她一定很……”Jesse忽然顿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

“我会帮你搞到车的。以及,我也加入。”



比赛选在安维尔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举行。

Tobey领先,Dino紧随其后,再后面跟着Cassidy和Jesse。

两辆车接连从一座石板桥上飞过去,第三辆车径直从石板桥飞了下去。

Tobey和Dino同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起火的车。

“靠,这家伙真他妈麻烦。”Tobey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减速准备掉头。

而Dino还在犹豫。他稍微放慢了车速,不确定是否要返回。

“这个人渣。”Tobey看见Dino的车从边上飞驰而过,气愤地朝他的后视镜比了个中指再做了个fuck的口型。

Dino打了个冷颤。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上次Tobey对他说这个词之后发生的事。

操他妈的。好吧。Dino也减速掉头。

然后两个回过头准备去救人的好镇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牧师先生一脸事不关己地朝终点冲去。



Cassidy奋力地从车里挣脱出来,又在接触到阳光的一刻骂骂咧咧地冲回去拿伞。

Tobey跑到了他身边:“Hey dude,你还好吗?”

“勉强还活着……哦天真疼。不过——谢谢——我能搞得定。”Cassidy龇牙咧嘴,心疼地看着他被烧焦了一半的小黑伞,在心里把Jesse咬死了好几回。

靠。这是虐待吸血鬼。绝对的。

Dino慢吞吞地跟过来,表情是不情愿不甘心带着气愤。

Tobey转过头瞪着他:“算你还知道要回来。”

“是的——我知道要回来,牧师先生看起来可不知道。”

Cassidy上了Tobey的车,Dino也钻进自己的车。

两个人以一种不知道哪来的默契并排慢慢地驶向终点。



“嘿,你们终于到了。”牧师先生戴着墨镜,悠闲地靠车站着,完全无视来自Cassidy的死亡凝视,“决出谁是安维尔第一赛车手了吗?”

“对不起,没有。”Dino没好气地说。

“我以为我们刚刚已经决出胜负了。”Jesse假装惊讶

Dino几乎要朝Jesse脸上挥上一拳了。但是Tobey拦住了他。

“Dino,我觉得你应该愿赌服输。”Tobey不紧不慢地说,同时和Jesse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可这完全……”

Dino显然没有任何要接受这个荒唐结果的意思,而Jesse也显然地不耐烦了。

“我才是安维尔第一赛车手——记住这一点。”

Dino一愣:“Yeah...你说得没错。”

Cassidy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GOD。说好不用创世纪他才答应这么可恶的要求的。

“那么——解决了!”Jesse轻松地一吹口哨,“原则问题解决了,之后的事我相信你们能够搞定。走吧Cass——”

“Alright Padre...”Cassidy忿忿地拉开Jesse的车门,故意重重地制造出噪音并试图把一手的血都抹在车把上。



“……回去吧?”Tobey戴上墨镜,挑着眉看Dino,“还是说你想返程再来一场?”

“不……Jesse Custer才是安维尔第一赛车手……”Dino的语气懊丧至极。

Tobey几乎要笑出来了。他看着Dino慢腾腾地挪向他的车。

“嘿,我之前说的话可是认真的。”

Dino开门的手一滞。他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你指什……”他的话被脖颈处另一人的气息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你知道我指什么。”Tobey含住了Dino开始发红的耳垂,双手不安分地上下游走。

Dino的喘息断断续续地溢出来。他气恼地觉得自己又一次输给了讨厌的Tobey Marshall。

“...Fuck.”



安维尔的头号调解员兼牧师先生Jesse Custer今天又做了一件好事。

——————————
【谨代表安维尔全体镇民感谢您的食用!】
【您的每一次红心或蓝手都将为孤苦伶仃的单身爱尔兰老吸血鬼捐出十美刀生活费!】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