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le_夏奇。

今天也在喜欢Balthazar。

【APH/味音痴无差】《My Captain》(随手摸鱼。


*短。随手摸鱼。不好吃。
*跟两位画手太太出去玩被她们的努力敬业精神感染产物。

————————



       天色将晚。

       货轮开始靠岸,鸣笛声惊着了归向码头的一群海鸥。亚瑟从码头向轮船眺望,能看见阿尔弗雷德站在甲板上,挥舞着一面星条旗,朝岸上的人打手势。

        这是孔雀石号最后一次出航了。这位老伙计的年龄早已足够让它退休了,然而阿尔弗雷德舍不得它。每次他们在酒吧荒废夜晚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总是半醉地同他吹嘘孔雀石的光辉历史。亚瑟手指敲着桌板,想要嘲笑这个年轻人竟然比自己还要念旧。但是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闪着光——又或者是映着挂在墙壁上的烛火,总之这让亚瑟愣了一秒,然后决定低下头摇着威士忌继续听他讲完。

       但不论阿尔弗雷德多么喜欢它,孔雀石号确实是跟不上时代了。亚瑟记得很早的时候——那还是瓦特鼓捣出真正好用的蒸汽机之后不久,阿尔弗雷德兴冲冲地对他说,他要自己造一艘船,把蒸汽机安上去。他说这话时激动得简直像是这能改变世界。

       然后阿尔弗雷德就把自己关进了船厂,没完没了地研究那堆木头、金属、帆和蒸汽机。亚瑟也没拦他,任着这位船长成年累月地不出航。他有时候到船厂里呆着,看阿尔弗雷德摆弄机械,一呆一整天,然后在晚上一言不发地把阿尔弗雷德拉去酒吧。更多的时候他会一心打理自己的玫瑰园,并试图调出能打败弗朗西斯的玫瑰朱莉普。

       他们并不热切地想要时时与对方相处,因为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后来是个叫做富尔顿的家伙搞出了第一艘蒸汽轮船。那天阿尔弗雷德喝了比平常多一倍的酒,嘴里嘟嘟哝哝地不知在说些什么。亚瑟嗤笑着揉了一把比他高的脑袋,阿尔弗雷德丧气又有些不甘心地看着他:

       “我马上就能成功了。”

       亚瑟觉得他的男孩这懊恼的样子很是可爱。于是像之前每一次阿尔弗雷德的试验失败时一样,他用一个威士忌味的吻安慰了他。

       总之——这已经是太久以前的回忆了。现在这儿是燃油机的天下,巨大的喷着黑烟的轮船满世界乱跑,而阿尔弗雷德的孔雀石号在其中老旧得有些滑稽。这一次他们在海上遇到暴风,吹断了两根桅杆,船员们都窃窃私语地抱怨他们固执的船长。阿尔弗雷德那天晚上怏怏不乐地给他拍了封电报,说孔雀石号不得不退休了,让他别生气。

       亚瑟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轮船稳稳地停在了码头边上。舷梯放下,阿尔弗雷德第一个蹿了下来,四下张望着寻找他。

       亚瑟无奈地笑着朝他走过去。阿尔弗雷德看见他,兴奋得又挥起了手里的星条旗。

       “你们这次去了俄国?”

       “没错——冷得要命,那帮俄国佬连价都不讲,上来就灌我伏特加。”

       “又搞了些什么东西来倒卖?”

       阿尔弗雷德忽然很认真地注视他。

       “这些东西不会属于别人。它们只是为你。”

       他松开左手,手心放着一颗碧绿的孔雀石。

       “世上最好的孔雀石,颜色很像你的眼睛。”

      孔雀石号的故事这时候又在亚瑟心里兜转了一圈,让他心跳有些加速。他抬起头凑上去亲吻了阿尔弗雷德的脸颊,用端正的英音在他耳边念出那句他早就想念给他的诗。

       ——他们都觉得这胜过世上的一切情话。

      “Oh captain. My captain.”

评论(3)

热度(24)